欢迎访问:最新奇米第四色AV在线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友情提醒:因为经常被墙,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: www.9993yy.com   www.9992yy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车震美文

  他把她接上车,这次很快,到了一家便利店,她决定买酒。
  二人坐在便利店旁边,她吵嚷说便利店的灯太吵,他认真地听了听,她说那灯在一秒间闪上千次的那声音很吵声,二人便到了公园。
  「你会醉吗?」
  「不醉的,我只是喝一点,口干死了。」她微笑,笑得很天真。
  「告诉你一个故事呃。」她开腔,大概是酒精的关系,她走到公园的时候闹着说热,把外衣脱了,她好像很热衷说话,有点不顾仪态,领口都漏出一半来。乳房很白,很衬得上她那深茶色的头发,在路灯下,非常像迷路的邻家女孩。
  「我有一个男朋友,他很喜欢喝啤酒,明明是难喝死了的饮料,而且伤身,我问他为甚么要这样,他解释了很多次,我真蠢噜。那时候陪他喝就好,为甚么要一面陪,一面问,明明他陪我的时候从来都不问。他总是好像很懂的样子。他应该是不懂的,只是懂得温柔。但那时候我生气噜,生气,生气为甚么都是他懂我,而我不懂他。我就一直问他,我真是逊死了。后来我问另一个朋友,我很虚心地问他,他说啤酒喝不醉人。结果把我灌醉了,醉到烂巴巴的我醒来就在他床上,衣服只脱到一半,但是骨好酸,头也很痛。肚也痛,那里也很痛,那里,就是女生那里很痛。衣服还有一半,每一件衣服还有一半在我身上,只是胸围被翻开了,嗯,内裤是在地上的,衣服还有一半但那刻觉得自己被全裸还要难堪许多。他肉腾腾地睡在我旁边。我还是很傻地问,还有酒吗,我再喝了一口,那一刻,心好凉,但酒好甜,啤酒原来是甜的。我笑到发神经,要他陪我再喝。我安慰自己说我是缴付学费,第一次是啤酒会醉的,第二次是啤酒是甜的。学费是重要吧?人都会做错事,但是有时候,已经没有那个会原谅自己的人了。」「不是的,也不太坏。」宪惟解说,后来觉得自己安慰得太差劲,几次内疚之后,他明白自己只消作些声音,她便会一直继续说。
  「也不尽是的,我又问男生,另一个,为甚么要看足球。我甚至买了一本书学足球。当然学得不好,嘿嘿嘿。结果我就陪他看球赛,第一次是他家,好像是四次,四次都醉,醉了就要和他睡觉。后来我觉得不好,很傻,真的很傻,我叫他带我到酒场看,男生都喜欢在那里号叫,只是叫,叫,我只是懂得陪他们喝啤酒,然后随着他们叫,但是终于学不懂,学不懂,只是在里面醉,然后被有的没的人捡回家,有一堵很深很深的空气,怎么用心,怎么醉,怎么用力地冲,也不可以踱过。」「他们见我很会喝酒,就教我饮酒,次次四五种,四五种,有时是一个人,有时是两个人,我都学,因为是学,所以,所以我很努力地上班赚钱买酒。天天贴钱地陪男生睡觉,头发都喝到干巴巴的,那时候怕家人发觉才缓下仔。」「我还要很无耻地在别人面前装纯情,他们赞我可爱,温柔,内向的时候,我竟然没有反应,我是努力地装出这种虚伪的形象吧,明明是为了一点事情就跟别人睡觉的坏女人。」「其实我也好色的,男生真的很美丽,我有接受男生的追求,我有装出很女朋友的样子,只是他们到后来不承认我。别人以为我不要男生,以为我只是喜欢生活空荡荡的。」「脑子空荡荡的时候,不要喝酒,不然会分不清现实与梦境,都是空荡荡的。」「我是不是醉了?」「你当然是醉了。」宪惟终于找到发声的机会。
  「倒下来的话,要在倒下来的地方爬起来。」
  「嗯。」宪惟说。
  「所以我应该要回到我喝酒的地方去,不然,没有记忆的话,失去记忆的话,这会很痛苦的。」「小姐,你明天就不会记到今晚发生的事情了。」宪惟说。
  「不对,不对,失去记忆的话,失去正在发生的记忆,只是一天,但是失去过去的记忆,这就很难堪,很恐怖,很痛苦的。」宪惟心想,只学会说这么多道理的人,才可以游说到自己这么放肆的。
  「曾经有一个人,他问我可不可以用五千块钱来看这个。」女子掏开自己的衣服,露出一个格子纹的胸围,蓝与白,像是欧陆风情,并附有许多的蝴蝶结。
  「这个还值五千元吗?我给你五千元,你带我回去刚刚遇到我的地方好吗?」「我好怕你发现我,我好怕,所以我没有带钱包,我的钱包就放到刚刚来的地方。我醒来就会找得到。我没有钱了。但是我有这个,我给你弄出来,然后你送我回去好吗?这样太坏了,我应该在第七年,也就是五年后,五年内我还是会青春吧。五年后我就不会这样了。人的记忆只有七年吧。七年后我就会忘记那个会生气的人,十四年后我就会忘记自己为甚么惹人生气。不不不。不是说这个的。」她把手放到宪惟的胯下,见他没有反抗,轻巧地掏出来,套弄了一阵子,便吸。
  鸡巴的味道是盐中带酸的。
  舌头的味道是温中带辣的。
  紧张的时候其实是器官放松的时候。
  放松的时候是因为身体已经受不住了。
  这些都是喝酒的感觉。
  这双八子眉好色情。
  宪惟把她扯上来,看着她不明身世的天真样子,她问:「不舒服吗?」「可以干你吗?」她的手还在继续,她再问:「不舒服吗?」
  虚心地用手的,他任由她从继续,回去的时候,先是小口小口地吸,像是吻,然后又吃,大口大口地吃。
  是酒精的缘故吗?舌头好暖,她的唾液好刺人。
  「我想射。」
  把对方舔到像自己舌头的味道,是酒精的缘故吗?鸡巴好暖,像水一样滑。
  乱七八糟的精液要喷出来,她自如地靠近,把上衣包住那话儿,一次,一次,慢慢都都沾到她身上去。她轻轻地笑,随手用罐啤酒做是水,冲洗自己的衣服。
  回程的时候,在便利店前面,「买一包纸巾好吗?」宪惟问。
  她微笑地不可置否。
  好像下一秒就要大喊我的头好痛,头好痛,像失忆那样痛。但那一秒之前,她是一个完美的婴儿。安详。无助。温柔。
  突然她走到在安全套旁边问:「你还要吗?」
  店员冷眼,非常恶毒地冷眼。
  直到她说出那句:「现在我的状态很坏,如果要,要顺便买点润滑剂。」店员像是一个亲戚长辈那样,为自己不应该知道的秘密而苦恼,苦笑,说了一句:「请。」宪惟买了,全买了,第一次泄精之后他很残忍。
  在机车旁边,他问她。
  「全裸骑车好吗?」
  「衣服哪里放?」
  「就后面。」
  她不作一语便脱,身体很瘦,单薄到不像是有不良嗜好的,但其实也没有那么瘦,只是真的有点像个未成年的学生。没有显得有点风情的胸围,她是个无知的孩子,纵然身体已经发育得很不错。
  乳头是粉色的,男人都说,但说身体特征的话,耻骨看起来有点隐隐若若,肩不大,虽然站起来大方到有点无耻,但远看起来,还是非常非常地害羞。
  左手搭到右手手肘上面,随便说些话,眼睛不敢盯人。
  风吹来,春天的风还是有点冷,她靠近问,问的却是他:「你会冷吗?」宪惟说不。
  他第二次被脱裤子,这次他显得很熟练。她反而有点生疏。
  「坐上来好吗?」她问。
  他坐在机车前面,她靠近,因为一点冷,想紧紧地抱住对方,只是空出一只手的余地,要抓住他的那里,放到自己体内,私体出奇地滑,原来不需要润滑。
  当性器官接触的时候,她凝神地望向他,想像得出神,脑好像要裂掉似的,那丁点儿的一个小孔,正要被胀大几百倍。她深深吸气,动作非常地慢,来回几次,还也只是进入到龟头再深两分。男生最私隐的器官,好像个任性的小孩子,好爱充,好任性,好野蛮,好……,好傻,好懂得女生的心情。
  寂寞的话被抱住就很好。
  被塞满就好快乐。
  被塞住的心情。
  把人扭来扭去的心情。
  一个被延长的无助感。
  在车上干一了一次,到场又干了一次,本来想要第三次的,他想后入式,她说后入式每次都只会很痛,他想自己的下体也很痛,忽然同病相连似的,打消了念头。
  他指向那边,说方向,示意已经到了,要分别。
  「走吧。」她蹲下来,木然地说。
  她见宪惟要走,急急补充:「还有,答应我不要告诉别人。」「嗯。」「我怕别人失望。」她解释。
  「--喜欢他的人会失望,原来她是个这样的人。」「嗯。」中文的他在声音上是不分性别的,宪惟不懂。
  宪惟觉得这件事有点悲哀,觉得是酒精坏事,他在公园里陪她喝了两罐,她是买烈酒来喝的。
  原迪反覆听了觉得宪惟失常到极点。宪惟那个认真的模样,以为接触到悲哀与荒诞的事情,然后一副愁容,就像是很世故很成熟似的。这感觉令人很负气,这负气的形象,就连理解这个故事的同情的理解也没有了。
  不过,原迪今天忽然记起这个故事。
  依瑜有很多条格子裙,她以前的中学制服是蓝绿格子的。
  男朋友的嗜好吗?
他的性欲高涨起来,像是思潮似的。 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
 www.9993yy.com  www.9992yy.com